马斯克等名流带火的Clubhouse,能在国内成功复制吗?

作者:环响

“你有Clubhouse邀请码吗?”

一款来自硅谷的语音社交软件这几天在中国彻底火了:上了微博热搜,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被频频讨论,四处都有人在求邀请码,闲鱼上一个邀请码已经卖到了几百块。

而此时距离它诞生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这款以“声音”为主要社交载体的产品,符合疫情之下人们对社交的需求,只要拿到邀请码,成为Clubhouse的用户,就可以加入club,参与到room中,成为听众或者进行连麦。

很多人评论,使用这款产品的感觉就像是在“派对”上。目前,Clubhouse的估值已经突破10亿美元,用户数量超过500万,成为新晋独角兽。

今年,恰好也是中国社交产品之王微信的十周年。2021年初在微信公开课之后,张小龙对微信进行大力破格,详细阐述了未来对视频号的畅想,他判断未来十年视频表达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表达的主体。随之而来,微信8,0版本中表情包的精进,微信状态的增加,也仅仅是让大家热闹了几天就散了场。

这次迎来新的社交产品爆红,诞生于纯语聊领域,一举打破目前短视频可能会诞生下一个社交巨头的预言,这似乎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这款不能在国内下载的产品的走红,更体现了国内用户对新社交产品的极度渴求。

人们也不禁猜测,当国内移动互联网的社交赛道上只有微信这一款庞然大物后,到底什么产品能够逆袭,让这十年来微信铸就的铜墙铁壁有丝丝裂缝。

Clubhouse做减法,微信做加法

Clubhouse引发的语音社交风潮让大家都嗅到了新的气息,未来的社交可能将会回归到最为简单的产品上。

很多人推崇Clubhouse,甚至称赞其为“全真互联网”。当硅谷大佬们开始使用Clubhouse时,人们似乎找到了线下社交的气息。任何人都渴望沟通,在疫情之下这种渴望更为强烈。大家迫切需要这种能够畅所欲言,仿佛你就在我身边的场景。

在Clubhouse上,所有人都只能通过语音交流,不能打字、发图和发视频,同时也不需要添加验证好友。只有follow、unfollow和互相follow的关系。

在创建的room中,人数上限是5000人,同时room也分为完全私密,社交房间以及完全开放的,此外还有从属于club的房间。其实这似乎让人感觉到很熟悉,比如微信好友上限很长一段时间就是5000人,朋友圈设置了不可见,三天可见,半年可见等等标准。在社交关系中,Clubhouse的分层好像成为了一种能够完美还原现实世界的标准。在微信上,这种社交链条的分层似乎并不是很清晰。

不少用户感慨道,在Clubhouse中好像有种回到2011年的感觉,这种认识新朋友,交流和讨论的欲望空前强烈。

2011年,其实是微信诞生的年份,想必很多人都还记得在那一年加上第一个微信好友的感受,新奇和有趣。谁也不会想到今天微信会加满了5000个好友,充斥了各种群聊信息,朋友圈全是微商广告。甚至网友会开玩笑说,要不是需要在工作群里回复,早就把微信给卸载了。

微信十周年,张小龙流露出了对微信未来发展走向的新思路,他把重点放在了视频号上。在视频号的阐述中,张小龙判断未来直播会是一个更大的机会。他认为直播将会成为人们轻松上阵的表达方式。

他说“每个人都能是别人的眼睛,每个人都能通过别人的眼睛看直播。”

不知道当张小龙看到这款Clubhouse的爆火后,会不会有什么新的思考。在社交领域,到底是语音的未来更广阔还是直播的未来更广阔,值得思考。

仅就目前从国内市场上来看,还是直播更深入人心。此前字节跳动CEO张楠也表示新的一年社交化将会是抖音重要的发展方向,目前抖音也上线了一系列基于社交的功能,比如“朋友”tab等。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9.27亿,较2020年3月增长7633万,占网民整体的93.7%;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而网络直播成为“线上引流+实体消费”的数字经济新模式,直播电商成为广受用户喜爱的购物方式,66.2%的直播电商用户购买过直播商品。

直播背后,往往可以延伸出来更多的场景与附加价值。目前在中国火起来的直播带货已经佐证其商业模式的通途可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直播会让一款社交产品变得复杂。因为本身视频这种表达方式相较于文字和语言就是更为高阶的表达形式。

在语音社交方面,国内的语音巨头荔枝等也早有尝试,旗下Tiya也是一款主打语音社交的产品,目前该产品在欧美地区也是榜上有名,与Clubhouse不同,Tiya主张平民化社交,更受年轻人喜欢。

Clubhoused的语音社交主打精英人群,虽然也能吸引一大批网络名人,比如强力推广该APP的马斯克以及奥普拉、凯文·哈特等等,但是未来如何能够盈利,可能是Clubhouse面临的问题。其联合创始人也曾经表达过room创建者是Clubhouse的生命线,他们希望确保所有为他人主持对话的人都能够得到认可,并且可以得到报酬。

这些社交产品的背后呈现出了以视频和音频两种不同介质为载体的社交产品发展思路,语音和图像的效率不同,情绪不同,引发了一系列不同的长尾效应。

Clubhouse的风靡,可以看到在产品的分岔路口,Clubhouse在做减法,微信在做加法。未来社交将会归于简单还是复杂,可能仍要取决于大的文化背景和社会环境。

社交的本质是高效率地找到同类

张小龙说:“社交的本质是找到同类”。其实社交的本质可能是高效率地找到同类。

微信发展之初其实是建立在QQ的关系链条之上,而后互加好友的行为,让微信变成了一种真正的与线下社交相类似的产品。当我们需要沟通的时候,很自然地在微信里找到了这个人。类似的,Facebook,WhatsApp等等都类似.

但是好友多了之后,产品如何能够实现社交的功用,而不是单纯积攒下这些社交链条,成为了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张小龙讲出来大概有三亿多用户在朋友圈设置了“三天可见”,在这个维度上,实际上用户已经无法产生有效的沟通和交流了。

而人们的社交需求源源不断。如何能更好地选择与被选择,可能是Clubhouse做对的事情。

邀请码成为了Clubhouse爆红的钥匙。

没有人愿意掉队。早在中国的产品圈子里,知乎等产品已经验证过了邀请制的力量,而小米饥饿营销的思路也被证明是奏效的。马斯克等名流的力量更是不可小觑。这种品牌价值感在短时间内就被放大。Clubhouse的口碑还源于其产品设计的流畅性,不少用户都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Clubhouse已经引发了一种文化效应,聚集了一大批投资者、科技从业者、学者、艺术家等高质量同圈子的“邀请制”用户。在中国的风靡,也源于这种文化效应,好奇心让诸多人去使用这款产品。

当然Clubhouse也有被质疑的地方,国内不少人诟病其是中国玩剩了的东西,语音聊天室,连麦,这些都屡见不鲜。此外,还出现了技术不过关等问题。

Clubhouse通过语音来寻找同类的大胆尝试,目前来看已经填补了这一领域的产品空白,语音相比较于文字更直接更有吸引力,比视频更简单更有效率。

学者认为,信息交换有五个阶段:产出、传输、接收、存储和重复。如果一个社会存在书写系统的话,那么这五个阶段要么以听觉方式呈现(听人读),就像口头交流一样,要么以视觉方式呈现,将视觉官能纳入阅读过程(盲人凭借的是触觉)。

疫情当下,当人们已经疲劳于文字系统和视觉系统之时,在听觉上来点刺激的,没准是个更高效的社交方式。

(责任编辑:贺锦格_NB18842)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